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软E3展前发布会的忍者蛙是什么来头?

发布者: liefeng603 | 发布时间: 2018-6-11 16:05| 评论数: 0

今日由微软举办的E3展前发布会上,经典动作游戏《忍者蛙(Battletoads)》时隔多年即将于Xbox One平台再度登场,宣传片中并未曝光游戏实际游玩画面。

《忍者蛙(Battletoads)》是一款以高难度著称、在多个机型发布的横版游戏,以下是关于这款经典游戏的历史回顾。


Battletoads,人称“忍者蛙”,按字面应该翻译成“战斗蟾蜍”才对,因为蛙的英文是“frog”,而“toad”是特指蟾蜍的。大概是嫌蟾蜍的名字过于恶心,才改成它们的远亲——“蛙”。至于为什么冠以“忍者”之名,主要是因为他们和忍者龟拥有相似的外观——绿皮肤、长着人的身体和精通武艺。那会正是忍者龟的动画片和游戏当红的时候,自然会引来各种“致敬”的对象,而“Battletoads”正是以忍者龟为原型设计出来的。


Rare公司于1991年在FC的平台上制作了第一款《忍者蛙》游戏,如同忍者龟有四位主角一样,它同样拥有三位外观迥异的角色——Rash(皮疹)、Zitz(痘子)、和Pimple(疙瘩)…… 不得不说这名字起得相当难听,还不如直接学底俗影视那样玩“屎尿屁”,跟与意大利著名艺术家同名的忍者龟相比简直是“完败”。



另一点“完败”给忍者龟的是游戏中的角色。《忍者蛙》三位主角中的Pimple一开场就和某某公主一起被黑暗女王抓走,也就是说玩家只能选Rash和Zitz(实际上就是1P和2P)。他们外观和能力完全相同,仅以皮肤的颜色来进行区分,Rash在标题画面上那副酷酷的墨镜在游戏中也是不存在的。虽说这种设定在八位机时代很普遍,但反观在忍者龟系列游戏里,四个外观相同的小龟武器和绝招各有千秋,并非单纯以眼罩的颜色来区分。





《忍者蛙》唯一赛过忍者龟的地方就是它的难度,也许你觉得《激龟忍者传》够变态了,可和《忍者蛙》一比简直是小儿科。游戏的第一关比较简单,是给玩家用来熟悉操作和热身的,之后的关卡则迅速转换成“生存模式”——赛车、快艇、独轮车、游泳、拆弹等,在这些关卡里血格根本就是摆设,因为“手颤”的下场就是直接丧命。最让人抓狂的是丧命后你还得从头开始,并非原地满血复活,即使在双打的情况下,只要其中一个玩家死亡,另一位玩家也要跟着“陪葬”,通关的条件十分苛刻。



在这种卷轴快速强制前进的游戏里,玩家只能用超人的反应和熟练的操作来通关,所有作弊手段如隐身、无限命、无敌等通通失效,各种严苛的设定让人气得有摔手柄的冲动。连模拟器里常用的“SL大法”,其效果也大打折扣,无怪乎《忍者蛙》多次被游戏杂志评为“史上最难的游戏”。



不过游戏界向来不乏喜欢自虐的玩家,《忍者蛙》在让菜鸟望而生畏的同时也吸引了一大票粉丝,令游戏得以移植到各种家用机(MD、Amiga)和掌机(GB、GG)平台。









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SFC版的《忍者蛙》,比起其他移植版本,它除了变更部分的关卡外,人物还拥有了本身设定的形象——戴墨镜的小个子Rash和肌肉发达的大个子Pimple,至于Zitz,这次轮到他被黑暗女王俘虏而无法出场,照理说以SFC的机能,让玩家增加一个可选人物并非难事吧。







《忍者蛙》除了以近乎变态的难度作为卖点外,主角的各种“卖萌”动作也是亮点之一,特别是他们给敌人致命的一击时,拳头、脚或脑袋会变得硕大,遇到BOSS的时候会摆出夸张的惊恐表情。这些搞笑和变异的元素同样延续到SFC版中,而且还拥有各自的风格,比如Rash变的是手锯和钉鞋,Pimple的则是石锤和靴子。原版经典的赛车、蛇迷宫、塔爬等关卡在SFC版也得到复刻,它们依然是菜鸟的地狱,只消一个小小的失误,你就只能重头玩起,非常的折磨人。



1993年,《忍者蛙和双截龙》问世,这是一个破天荒的组合,虽然里面也有赛车、电网、攀爬等“生存模式”关卡,但由于主角可以原地复活,因此难度与《忍者蛙》相比马上低了N个数量级。游戏设计了大量的搞怪打法,比如用棍子把敌人捅入地板里、将炸弹丢入房间中轰飞敌人、揪住鞭子女的头发一通乱摔等,让人忍俊不禁,游戏风格主要是走“忍者蛙”的谐趣路线,“双截龙”特色的东西反而不多。










在人设上三个蛙人再次回到FC时代的“饼印脸”,除了皮肤的颜色外,外观和能力毫无区别,选哪个都一样,至于“双截龙”的Billy和Jimmy就更不用说了。五个角色实际可选的只有一个蛙人和人类,后者甚至连诸如后踢、旋风腿这些经典招式都不会,完全就是一个挂着“双截龙”名头的客串角色。







1994年,《忍者蛙》正式推出街机版,它可以称得上是2D时代制作最精良的“忍者蛙”游戏,与《忍者蛙和双截龙》一样,游戏去除了“生存模式”关卡,是一个纯粹的清版通关游戏,允许同时三人游戏的设定可以让玩家体验群攻和合作的乐趣。











这次除了四肢和脑袋外,蛙人们甚至能把整个身体变成各种武器、像锤子、电锯、铁铲、刺球等,当他们使用了变异的招式结果对手后(静止不动)还会摆几个Pose来庆祝。





既然是打着“忍者蛙”标签的游戏,恶搞和爆笑风自然是标配,除了会使用各种夸张的肢体变异外,主角们揍敌人的方式也让人忍俊不禁,比如用大脚把野猪人踢出屏幕、用手抓住狼人的“老二”狠锤、用拳头把鼠人压扁等等,而挨揍的敌人会夸张地瞪眼吐舌。



最搞笑的是蛙人们的补血方式,每一关的特定位置会飞来几只蚊子,你可以通过吸掉他们来回复体力,每当看到他们伸出长长的舌头来吃蚊子时都觉得非常逗。但你动作要快,否则蚊子飞走就后悔莫及了。





让人没料到的是,这次的作品在延续趣怪搞笑风格的同时还植入了各种非常血腥的元素。每当蛙人用变异的钉锤、电钻、铁铲来进攻时都会让对手鲜血飞溅,Rash和Zitz的电锯还能把鼠人的脑袋割下来,与一大群鼠人作战时经常会看到一颗颗鼠脑到处乱飞的画面,绝对的“很血很暴力”。这种惨死的方式连BOSS都不例外,第一关的野猪怪被打碎牙齿还算小事,第二关的大蛇被干掉时脑袋会掉落,冒血的蛇身在乱晃,末了蛙人还要把它掉在地上的脑袋大脚踢飞……



最终关BOSS的死法更为惨烈,他先是被打掉双手,最后天灵盖一分为二,连脑浆都冒了出来,实在是惨不忍睹。估计是因为游戏的画面过份血腥而受到限制,故此其知名度一直不高,否则单纯从操作的爽快感和流畅度来说,街机版《忍者蛙》在清版游戏中绝对属于上佳之作。






作为一款向忍者龟致(tiao)敬(zhan)的游戏,忍者蛙凭着独特的设定和画风赢得了众多粉丝,时至今日仍有不少老玩家在挑战《忍者蛙》里面的各种“生存模式”,不少“自虐狂”都期望它能在次世代主机中推出续作,然而十多年过去后,除了《杀手本能》里的客串角色,蛙人们再也没有重出江湖。也许在新一代玩家的眼中,他们要的是游戏的爽快感,不再是自虐式的挑战了。

via:八零九零游戏时光



GameRes游资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我们官方微信公众号
游戏行APP二维码
下载我们官方APP-游戏行
游戏行APP二维码
关注手游动态微信公众号

最新评论

  • 游戏寒冬继续蔓延
  • 以游戏公司角度出发,评测《斗破苍穹》
  • 游戏“净化”或将下月开启 严查内容违规、
  • 8个月超300家厂商、上百款新游扎堆入局,你
  • 高ARPU值的“游戏孤岛”日本该如何攻克?—
  • 趋势的力量 :超休闲游戏专题分享(一)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9-25 17:4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博评网